我是晴兽啊啊啊啊

真心想做痴汉,可惜是懒癌

夜莺马戏团5

让跟着走到了一个大帐篷外面停住了,韩吉已经走了进去,帐篷里很明亮,外面已经天黑了,让看看四周,感觉什么都没有。这种时候不跑才怪呢。这样想着让慢慢地向后退,同时警惕着帐篷的情况,生怕韩吉又走出来。没走几步,头顶突然传来一阵气息,让撞上了身后的人,那人没等让做出反应一下抓住了他的两臂,这让本来吓得彈开的让被迫僵在原地。那人的力气很大,让费劲也挣脱不开。一阵呼吸靠近了让,就落在让的右耳附近,似乎在嗅着什么,而那呼吸也在靠近着他,然而就在那个人的鼻子贴上让的耳后时,他彻底僵硬了。

“哇啊!”听到声音,韩吉打开了帐篷“让?怎么还不进来,不冷吗?啊!三毛你来了,帐篷里没人还在想你去哪了呢?”帐篷外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双手紧紧抓住另一人的手臂,让的上身用力地前弓着,大口地喘着气。韩吉走过去掰起让的肩膀,让满脸通红。“喂,三毛,快松手啦,拽坏了还怎么表演啊。”男人松开手,走进了帐篷,韩吉也拉着让走了进去。

“呐,让刚刚在外面干什么呢?”韩吉搂着让的肩膀好奇地问“嗯…没什么。”让敷衍地回答,眼睛却跟着那个叫三毛的男人,“你闻起来好热。”在让大叫前,男人在他耳边说了这句话。发现让的视线,男人也看了过来。意识到问题所在,韩吉将让拉了过去“让,这位是三毛医生,是暗莺里专门配备的,以后有那里不舒服都要来找他哦。啊,然后我们今天就要给你做表演的准备工作。”三毛走了过来,将手里的毛巾给了韩吉,然后又从架子上拿了一些东西走到了帘子后面。韩吉推着让也走了进去,发现帘子后面是一大盆热水,旁边还有几个小盆,里面放着管子和毛巾,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让,脱下来的衣服放在椅子上。”“…哈?现在?在你面前?”“对啊,都说过了吧,准备是我和三毛一起来做。撒,别磨蹭了,快点。”说着韩吉开始解让的衣服,“等一下啊!”让反抗起来想拉开韩吉的手,这是三毛走了过来,迅速地将让的手反固到身后并用毛巾捆了起来,然后将头压在了让的头上“这样就不会乱动了。”“喂!混蛋!放开我!”让拼命扭动身体,三毛直接勒住了让的脖子限制了他的活动。“喂喂,三毛你这样捆,我没法把袖子脱下来啊。”“那就剪掉吧。”

忽视所有反抗,两人一下就将让剥了个精光,然后丢到了水里。在给让洗得干干净净之后,两人将让翻了过来,使他跪在水盆里,头对着韩吉,对方则抓住他盘在背后的手压着他的身体让他只能撅起屁股对着三毛。而让的腿也正好卡在盆的底部,让他无法抬起,只能左右张开成m型。让对这个姿势感到很害羞,不停挣扎着想要抬起身体却怎么都不能直起腰。“那么接下来差不多要来清洗里面了吧”韩吉对三毛说到。

评论

热度(4)